今天二白摸鱼成功了吗

癔病的爱人

她坚持自己有爱人。

她告诉所有人,有一个深爱着她的人。

阳光正好,他们可以手牵手漫步在江边,长谈对生活的憧憬。

落雨绵绵,他们可以选一个飘着咖啡味的书店,享受都市片刻的宁静。

一杯饮料可以缓解两人的干渴。

一块披萨可以驱散两人的饥饿。

那是她期待的生活啊。

她可以穿得很随意,吃得很随意,笑得很随意。素面朝天,没有顾忌。因为那个爱她的人爱她的随意,爱她的素面朝天,爱她的没有顾忌,他只爱她的本真,爱她熠熠生辉的灵魂。他可以挑剔她的不足,因为她本就不完美。

她的爱情里,理所当然的存在利益。每个人都知道应该存在利益。爱情是永恒的,利益的存在也是永恒的。之所以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也许在于义务,也许在于压力,但更多的在于婚姻,将爱情实际化了。婚姻将爱情变成了婚戒,变成了居所,变成了责任,变成了抚育后代,延续生命。但爱情只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感情,它像一条疯狗,飞奔而来撕咬你的生命,它会撒腿就跑,可能在死亡的那一刻,也可能就在明天。她期待她的爱情,但却从未提起婚姻,婚姻在她眼中是一种陪伴的长情,更像是一个战壕里的利益共同体。她还不想和任何人有这种联系。想要爱情,却拒绝婚姻,她是个疯子。她是个疯子?

她告诉过很多人,他爱她。很多人也告诉她,他不存在。

怎么会呢?

怎么会呢?

她埋进他柔软的胸膛,深深地吸一口气,将头就枕在上面。

嘿,你。今天你还好吗?

嘿,你。你知道我靠着你才感觉到全世界吗?

嘿,你。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明天我依旧拥有你。即使我不属于任何人。

晚安,我的爱人。

医院的摄像头忠实地记录下她抱着枕头睡去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