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白

Everyone Walks into Death(1)

Warning:ooc,时间轴可能错误,粗口,半AU,不可能的结局,老年疾病,主要角色死亡,修仙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叨叨什么。





杰克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又老又虚弱,没了战术目镜眼睛就是一片混沌,脸上两道狰狞地伤痕撕开了皱纹,昔日黄金般闪耀的头发褪去了辉煌。加布里尔没想过他会这样。至少不是像个普通老头——有点肌肉的混蛋老头——一样,坐在多拉多的夕阳下对着阳台上的杂草微笑,对,他百年不变——也不是真的说一百年况且他也活不到——傻拉八唧的微笑。

好吧他可能是想过,战争结束,他俩老到不能再老,为了找个安静的好地方养老和杰克打一架,然后就两人你瞪我我瞪你地安心等死,偶尔麦克雷那混账小子来拜访——想都不用想这小王八蛋肯定会被他一脚踹出去——或者安娜拎着她那可笑的茶壶来告诉他俩小辈们的光荣事迹,加布里尔如果用毛线帽思考他也会知道莫里森绝对会把他摁在沙发上直到他俩都礼貌并且生无可恋地听完安娜漫长的叙述。

当然他也只是想一想,在他俩谁都有可能吃枪子的时候给自己慰藉。

但敬他妈见鬼的命运,理论上讲加布里尔.莱耶斯和杰克.莫里森都没有等到那天,他俩连同着整个守望先锋都被那场爆炸撕成了碎片,拼起来的只有一个失败的医疗产物和一个固执地想知道一切不该知道事最后还被潜藏在身体每个细胞里的该死的实验破碎成渣的老头。

最坏的结局,或者,最好的结局。美好宁静的家,杰克坐在阳台,而加比在一玻璃之隔的客厅,让火红的炙烈的夕阳点燃他们最后的生命。

不过一切都没有那么完美。

杰克在三年前失去了对他双腿的控制,在士兵76、死神的合作任务中,他们即将逃离,死神冲在前面解决那些堵路的杂鱼。不过是一次潜入任务,他们却又一次将任务搞得一团糟,士兵觉得是死神非要在每一次“秘密”移动中念出自己的“台词”,而死神觉得这完全“归功”于士兵暗杀时只会“震耳欲聋”的“爸爸的说教”,并且指出士兵关于他“台词”的责备完全是无理取闹,气得士兵用枪托砸晕了三个小年轻,算得上咆哮地抱怨每一次!每一次只要有加比的潜入行动毫无疑问都会失败因为他就是一个管不住自己嘴的老年热血英雄漫爱好者必须每次都喊出自己的招数才能使出自己的秘密杀招。

完全不管他们连线频道的军需官是多么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边吵架边解决了所有的敌人,然后呆滞的指挥直升机去接应这在小辈中几乎算是传奇【当然已经跌下神坛的老不正经的】的前辈。

但所有他妈的撞了上帝屁股的倒霉事都该死地发生在最后。一条漏网之鱼,在他们即将登上飞机的时候,挣扎着开了一枪。

那颗脉冲式子弹,撕破空气,撕破纤维,撕破皮肤,撕破神经。

他将杰克拖上直升机,像拖麻袋一样的感觉让他浑身冰冷,即使他已经拥有似死人的体温。他大声呼喊着医疗官,即使在直升机那么狭小的空间里,但他能感觉到杰克的血液在不断地渗出,从他做急救措施的手的指缝间悄悄流走。

“你这个该死的老顽固给我睁开你的眼睛!”如果伦理允许,加布里尔甚至会用地狱火堵着老兵的脑门逼迫他不准晕过去。好吧,操,说真的伦理它也不在乎。

当他真的准备将地狱火敲在老兵的额头上时,老兵反手就是一罐生物立场砸在死神的面具上,对他低吼着:“操你的我劝你现在就给我闭上你那该死的嘴你最好记得我还去他妈的戴着战术目镜你那又瞎又老的狗眼根本看不到我是不是还睁着眼别让我费劲吵你你最好别是我流血而死的原因!”

看来杰克还很好,死神悻悻地收起了地狱火。

但后来一切都开始变得糟糕。他们回基地回得有些迟了,安洁拉也无法保证杰克的腿能恢复成原样。而死神最清楚,如果连安洁拉都无法保证,那大概真的就是非常极端的情况了。

而事实也如此。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杰克开始失去对他腿部的控制,一开始他还能勉强出一些任务,直到他从有一天起必须依靠拐杖。新的守望者们提出可以为老兵安上外骨骼或者将双腿替换成智械。

在死神代替士兵76拒绝这个提议之前,安洁拉代替死神拒绝了整个事件。

也不是说加布里尔真的完全懂得杰克的心,他也不知道是“成为智械再上战场”或者“安上外骨骼再上战场。”又或者是“杵着拐杖再上战场并用拐杖一个接一个地爆头”在杰克心中会成为最优选择,总之他都会在战场上燃烧殆尽,那么选择还有什么区别呢。不得不说加布里尔对智械的不爽同样影响了他作出选择。总之这个“私人”的决定加布里尔一点也不想让杰克知道。

然而安杰拉不仅拒绝了这个提议,还顺便判了杰克死刑并缓期执行。

“你知道杰克的腿为什么会成那个样子吗?”那一天加布里尔看着安洁拉将她的鬼画符一般的诊断书扔在他面前,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适合和杰克这种男人——直白点,杰克(并且他是个男人)在一起生活,因为他是真的不懂为什么安洁拉要问出这种他根本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并且故弄玄虚地盯着他,而那操蛋的诊断书根本毫无用处。

“因为他的实验结束了。”安洁拉像是知道加布里尔答不上来一样吐出了她的答案。哈,故弄玄虚终于结束了,他就知道。“这一切即将结束了。”

加布里尔当然知道那些实验在人身上的效果,他们更强壮,更果断,在战争中更有优势。但安洁拉说杰克的实验结束了,那是什么意思?杰克的实验早几百年就结束了,跟加布里尔一起…

加布里尔的思绪一下子被哽住了,就像谁塞了一根玉米进去。他低头看向房间里更专业的那个人。而那个人用一种该死的同情回望着他。

真该死。

这就是一切的结束和开始了。

TBC


————
第一次打CP向tag,若有不足,欢迎指正。
感谢!
非常感谢!
晚安,睡了。@就叫萝卜吧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