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白

废土探案指南【1/?】

废土AU

废土设定来自于《辐射》系列游戏,属于核爆之后的末世AU【辐射四出生点避难所的一部终端机上的游戏可以推测是某神秘的东方国家向米国投掷了胖子弹】这里设定也向欧洲某些国家发射了胖子弹。

中间的变种人并不是叉男人的变种人设定。此处的变种人是受到真菌感染身体变异后变成类似于绿巨人一样的人类。【也许真的是绿的2333

没有大纲!没有大纲!没有大纲!ooc可能!OE
末世设定有角色死亡!注意!

—————

Chapter1.
为了您能在废土上愉快地生活——尽管我们都知道那不太可能——务必带好您的武器,不管您是死的还是活的。
——废土生存指南 第一条


放在床头的哔哔小子在早上七点的时候准时播报了起来:“今天的天气是核子风暴,气温在十九摄氏度到二十七摄氏度之间,真诚地建议您不要外出,华生医生。”而约翰.华生则被再一次这个每天雷打不动的汇报给闹醒。

核子风暴,那当然是好天气。虽然约翰更愿意待在家里——一栋顶楼坍塌了的街边公寓——他可以悠闲的听着这烦人的哔哔小子里传来的西区的广播,喝着自己在隔壁坍塌废墟上种出来的茶,顺便看看那些还没有被烧毁的从西区医院里抢出来的医学书籍,然后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起床,在镜子里检查检查辐射的症状,给自己打上一针消辐宁结束这一段美好时光。核子风暴天,伦敦废土上最惬意的天气。毕竟谁都不想出门,不管是团结在一起的西区居民还是到处掠夺的码头骑士。变种人都很少在这种时候徘徊,就像知道受过辐射又没有清理的血肉块难吃得要命一样。

约翰从床单之间挣扎出来,在断了一半的镜子前审视自己。今天他的胡茬也没有长出来呢。洗漱完毕,他穿上自己木箱子里存放的一整套蓝中穿插有黄色条纹背后还有数字221的紧身衣。一跛一拐地下了楼,为自己泡了一杯茶,用辐射为佐料。其实不去想所有的一切上面都覆盖着一层核子膜,约翰华生的生活还是想那颗天边的蘑菇云落下来之前一模一样。他甚至还是西区为数不多的医生之一,他的客人什么人都有,受到变异活了一两百年的尸鬼,出生几天的小婴儿或者是脑袋还没坏掉的超级变种人,但谁都知道,华生医生是多么擅长治治活人的烂毛病,用他从不离身的改装枪支。所以就算他住在西区边缘,也没多少人敢惹这个个子小小为人温和的医生,甚至还有非常多的人敬重他。

所以约翰本职上还是个医生,于是在约翰看完门口放着的西区印刷厂出产的核子通讯报之后,麻烦找上门来了,在这种鬼天气的时候。顺便一说,如果有工作那么核子风暴就是他妈见鬼的最糟的天气。

麻烦先是用石子敲了敲二楼的窗户,约翰认命般地放下他才打开的书,拿起他的拐杖,走向窗边。是雀斑安迪,站在黄绿色的大雾里,他的红发灰扑扑地耸在头上,向探出头的约翰挥着他如同蛙类一样怪异的手,笑得咧开他的嘴露出他整齐而又大瓣的牙齿:“早上好华生医生!”他大声地朝窗子喊着。

“你又惹了什么麻烦。”

“你瞧,医生”安迪摊着手耸起了肩膀,他捡的破烂西装背心紧紧的贴在他壮硕的肌肉上“我啥事也没有,是达斯汀,他捡了一个人,断了一只脚。”

“你给他打治疗针了没。”

“不不不,不是达斯汀的脚,达斯汀把那家伙的脚整断了然后那家伙就怎么都不让达斯汀给他打针了说要医生还把达斯汀和卖酒的莉莉的事情抖了个仔仔细细我可从没这么仔细地听过那种事别说他还开玩笑说达斯汀的家伙什特别……”

“好的好的安迪我知道了。”约翰举起手阻止了安迪继续用一口气憋死自己的做法,并且他也完全,完。全不想知道事情的整个经过。“你先回去,用木板把那家伙的脚固定住,等等!不是把木板插进腿里,把腿轻轻地夹在中间让它别挪动就好。我马上就过去。”
“没问题,华生医生,我们不会把他弄死的。”答应完安迪开心地跑开了。

当然约翰知道安迪他们的群落住在哪个位置,达斯汀一周三次将他们群落里另外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岁实际上八十岁的小厄尔的机械胳膊弄断还来找医生治疗手臂的情况下,华生医生不可能记不住那个诡异的群落地址。这种连治疗针都不会打的白痴落在这些人手里还真是要受苦受难一阵,更别说他要是惹火了脑袋没坏的变种人达斯汀。想着这些,约翰不由地往医疗箱里面多塞了两只治疗针。那个群落的治疗针储备可能就要不够了。

床头的哔哔小子突然亮起“我真诚的邀请您带上我,华生医生,毕竟本产品设计之初就有着超大容量,精准测绘,地图定位等优异的能力,是您在废土上居家旅行……”

John把它塞进了医疗包,套上相对来说干净一些的白色工作服,再把医疗包挎在肩上。

“你要知道这是不公正的待遇,约翰。”哔哔小子在厚重的皮制医疗包里闷闷地开口,仿佛它还有口可开,拜托,它难道不只是个机器吗?而约翰,生来就痛恨这些自作聪明的钢铁玩意儿:“如果你想我再次把你放在我手腕上,那就把上次你吞的花花公子蛋糕给吐出来。”

“我有权利为您保管如花花公子蛋糕之类的宝贵物件。”

“停下那些鬼话,如果你不是个铁块头,我肯定你是个蛋糕狂热者。”约翰用拐杖敲打了一下包,世界总算是清净了。他站在门口环顾了一下四周,很好,黄绿色令人作呕的粉尘还在不辞辛劳的飞舞,约翰的三层公寓旁边的小花园里种的变种果长势喜人——毕竟约翰根本就没怎么管理过他们。马路,如果它还能叫做马路,上的大裂缝今天也没有扩大的迹象,当然,约翰住的西区边缘也依旧没有新邻居。约翰的上一个邻居就是被约翰爆的头,他竟然想在晚上把约翰吃掉。这尸鬼真当自己是食人族来着。约翰向右走去,他要沿着大裂缝走上一会。废土上的日子一如既往的糟糕,哪一天又能好过另一天呢?


也许不会有比今天更糟糕的一天。

“哦谢天谢地,华生医生你终于来了,你带缝合的针线了吗?我们正准备缝上那家伙的嘴。”一个矮小的生物几乎算得上是尖叫着从棚屋入口迎了出来,他的机械臂正捂在耳朵上。

约翰倾斜着身子的走下连着车库入口的坡,对着机械臂的厄尔怒吼:“如果你是让我在该死的核子风暴里杵着拐杖背着药箱走上一遭就为了帮你缝个嘴我现在就把你的头骨掀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报废了。”他边说着边往这个地下车库里由几个棚屋围成的聚落里面赶。他现在就是“收工”忠诚的情人,没有情人的安慰他要死了。

“不不不,华生医生。”厄尔挥舞着手臂,用着类似地精般刺耳尖锐的嗓音,小碎步地跟在约翰后面。“当然不只是缝嘴你还得把他的腿接上,你知道的,没活干就没饭吃,这得是规矩。”

“他在哪。”约翰推开了聚落棚屋上挂着的铁门。

“达斯汀家,他们可能也想把他炖了如果他根本没啥用,也许达斯汀会更想把他塞进血肉袋里面做储备粮,嘿!我们也许可以把他扔进贝尔法斯特号里面码头骑士的老巢,这样他就可以用他那张嘴先嘲讽一下那些骑士,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那家伙没准还能说死几个骑士,我们就可以大举攻下那个地方!真是个好主意!我是个天才!这样我们会有更多的炖汤和血肉袋!”厄尔自顾自地演了一起来,最后一溜烟地窜上了中型发电机的顶端,高举起了手中空气做的胜利旗帜。

约翰翻了个白眼,顺便用力推开达斯汀家几乎有他两个人这么高的铁门。

一座堡垒。一座结实的木质堡垒,它横跨整个达斯汀王国领土,架起了一道坚固的防线,士兵们在上面筑起大炮,建起箭塔,抵御外敌。而更重要的一道防线,围绕城墙,早已存在,它就是!

一条腿。

很明显骨折扭曲的一条腿。

木块掉在了地上。安迪和达斯汀趴跪在地上和站在门口的华生医生正进行一场沉默的角逐!除了我们达斯汀选手原本拿木块的那只手还在微微颤抖。

“堡垒”后面靠着墙坐着的家伙发出了可怜的呜呜声,像只被踹了一样的小——神呐那脸怎么这么长——小马驹。

没事,都行,没关系。

“安迪,达斯汀。”

被点到名的两人迅速把他们辛辛苦苦建起来的堡垒拆掉,还没让木块砸中他们的“护城河”

破木板和灰扑扑的红布围成的棚屋里只有一小簇灯光悬在头顶可以用来抵御核子风暴天气下的昏沉,约翰蹲下来先把那只坏掉的右腿摆成屈膝的弓状,左腿折叠,左脚弯折脚掌触地。约翰的身体状况要去查看坐在地上这位倒霉蛋先生,这样的姿势会让他舒服很多。他抬头审视着他的患者;板寸,脸长,穿着暖和的大衣但是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刚从灰里捞出来。天知道那对灰色的锐利眼睛盯着他想要干嘛,但这人喘得厉害,估计是快被安迪和达斯汀整疯了,不,约翰估计安迪和达斯汀也快疯了(他为什么要说这些废话,这群落里面的人不是早就疯了吗?)

约翰停下思考,他将两只手放在错位的骨头两侧。而这条腿的主人不安分的扭动起来,在缠住嘴巴的绷带后面呜呜地叫着。约翰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家伙:“你的头发怎么了?”

那人的嘴巴只停下了一秒钟,边开始继续他的呜呜。
就是这个时候!

约翰手上劲一使,倒霉蛋整个身体如一张满弓一样弹跳起来。约翰嘴里发出嘘声安慰着他:“Ohohoh,好了好了,Good boy,骨头回去了。”约翰伸长了手够着了那人嘴上的绷带帮他松开。

“不!”厄尔伸手阻止,但是不幸地慢了一步。达斯汀巨大的绿色手掌拍上了自己锃光瓦亮的额头,顺便蒙住了安迪的眼睛。安迪在手掌后面张牙舞爪地乱叫起来:“我成年了的!”

那个倒霉马脸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你是一个医生,还是一个军医,你会用枪并且对枪支非常熟悉甚至还能改装他们如果你舍得动动筋骨走出西区的围墙。”约翰皱起眉,歪着脖子盯着他,嘴里不禁冒出一句:“How…?”但那人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而事实是你的改装枪支的材料和身上的物品都来自西区的统一供给处,而且你的枪至少用了有五个年头,所以是从杜莎夺回战里退下来的第一批西区民兵,你有一个哥哥也参与了这场战斗,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酒精成瘾者,就算是在战斗中获得了荣誉称号你也拒绝了和他住在一起的请求,可能源自你对各种上瘾症状的反感,所以你家里的人一定是成瘾性人格。这种反感促使你远离了你的哥哥,因为你上一次见他应该是你肩部中枪的那一次。顺便一提,你的腿伤绝对是心因性的,啊——!”

约翰手里的治疗针一下子扎上喋喋不休的人的腿。厄尔走近医生,短短的机械手臂拍上了约翰的肩膀,仿佛叹息的老者一眼开腔:“别往心里去,华生医生,你比达斯汀清白多了,他那样子能泡上安妮已经是性丑闻了,真的丑的那种。”达斯汀不开心的擂了一下支持棚屋的柱子,让大家掉了一身灰。

“那……那太不可思议了!”约翰瞪大了眼睛盯着愣住的家伙。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空气中交换着“这人一定是疯了吧”的眼神,“你一定从哪弄来的消息吧。”

“我从不‘弄来消息’,华生医生,我看,且观察,我是一个侦探。”地上那个人害羞地说,不,约翰华生,好好想清楚,一个成年的板寸硬汉才不会害羞呢。他至少刚刚一口气憋出这么多话而憋红了他的脸。约翰朝地上的伸出手。那人疑惑了一阵,握了上去:“福尔摩斯,夏洛克.福尔摩斯。”谁知道约翰突然笑了起来:“我想拉你起来,不过,好吧福尔摩斯先生,约翰.华生,很高兴认识你。”

“Sherlock,please。”夏洛克皱起了眉,“另外我不可能站得起来的,骨头断裂之后这群蠢蛋连将我骨折处稳定好的夹板都固定不了,就算你给我…….”

“闭嘴,你就试试。”说完约翰手上一用劲就将坐着的夏洛克提了起来。夏洛克晃了两下,不太放心,当他慢慢地将重心移动到他骨折的左腿上是,他甚至发出了一声细小的惊呼。

约翰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将身側的医疗包扣上,对着还在试探自己腿的夏洛克说道:“走吧侦探先生,你还得去下我的诊所,你身上的一些小伤治疗针可不能关照到。”

“可我们的炖汤和血肉袋!。”厄尔跳了起来,被达斯汀死死的摁住。约翰放下了一包医疗针,打开了达斯汀家的门。侦探先生理了理他的大衣,约翰注意到那是件虽然灰尘扑扑,稍显破旧但做工精良的衣服,对了还有侦探先生纤长的腿包裹在同等做工的裤子里,噢看看你都在想些什么约翰华生。约翰打断自己脑子里的念头带着侦探一同走了出去。

“你认识我?”夏洛克在走出车库时这样问道,约翰正忙着观察天气的变化,没有意思,还是那绿黄绿黄的核子风暴。他转头看向夏洛克,那人正用他锐利的双眼像撕扯灵魂一样观察着约翰。而约翰心里除了不解没有更多的情绪,他回答:“你为什么这样问。”

“你问我的头发。”

“我只是想分散一下你的注意力。”

“我知道。”

“而它确实有变化,以至于你认为我认识你?”

“优秀的逻辑推理,约翰。”

约翰向回家的方向走了起来,他的拐杖杵在地上发出哒哒的闷响。:“那我很遗憾,你是我今天第一个病人,我也是第一次当你的医生。”

“不。”

“你说什么?”约翰回头看向停下脚步的夏洛克。这个高瘦的黑发男人,侦探,正看着他,用他办案的眼睛。

“没什么。”

这一路上他们再也没说过话。



————
欢迎大家指正
另外感谢萝北同学@就叫萝卜吧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