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白

【Kapkan、Glaz中心向】猎手的博弈

大概是无cp向
一篇苏毛子向的小作文,打猎对于我这个只玩过荒野的召唤的人来说实在是太艰难了,另外可能有ooc以及神秘的干员性格分析。
嘤!
——-
      “耐心是美德,对于猎人尤其如此”猎人呼出一口白雾,这样说道,将挑选出的猎枪交给等在背后的狙手,并给了他肩膀友善的一拳。也许这小子狙击有一手,但捕猎,有得他学。捕猎和狙击,这两样不尽相同,尽管都是漫长的等待后一击致命最好,但追踪,引诱,必要时的迅速出击,这些猎人必要的技巧,够得这个狙击手学一壶。

      猎手挑选了另一只趁手的枪,他们要准备出发去猎手布下的陷阱那,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或踪迹。猎手伸手向狙击手示意跟上。 

       狙击手掂量了一下手上的猎枪。 


       马克西姆给他手上的VSM换上新的弹夹,他最后一个防攻入装置架在了走廊旁边的杂物室门口。 

       真该死,他们演习也能抽到个烂点,走廊上一排通向外面的窗不说。等马克西姆布置好点四周的“陷阱”,那两个封完墙的德国人早就跑没影了,留了两面通电的墙和窗边孤零零的一只Ads。——和真正的猎手逊色一大截的小玩意,抬手就能打掉。那个矮个子的英国佬对他无奈的耸耸肩,转身出去,蹲在了点旁边的会议室里。而Mute将刚刚阻拦小车的讯号干扰器摆回点内,防止加固板被切开。 

       马克西姆待在能看见他四个陷阱的位置的地方,他就像一只蛰伏在蛛网中心的猎手,任何一只猎物只要触动他延伸出去的丝线,他就能将他绞死在他的网上。 

       马克西姆有这个自信。 


       他的陷阱被破坏了,但还算不上一无所获。

       “你能看出什么。”猎人问着狙手,狙手学着猎人的样子蹲了下来,他看着眼前的沾满雪粒的草垛以及下面深黑色的泥土。狙手伸出手摸了摸泥土那些凹陷的部分,说:“脚印。” 

        猎人赞赏地点点头:“没错,这些脚印非常有规律,朝着东南的方向,那里有一片空地,雪埋得不深。”猎人起身走了几步,靠近了自己被损坏的陷阱,那里的雪有一片被染成了粉色并粘结在了一块,旁边是慌乱的娇小蹄印。 

        群落里一只受伤了的小母鹿正步入猎人预计好的轨道。 


       连通走廊的会议厅大门传来一声巨响,马克西姆回身拉枪将人打倒在地,Mute补上了终结她演习的一枪。 

       是Ash。她想打一个措手不及,但马克西姆的防攻入装置起了作用。 

      少了一个敌人是件好事。但Ash并不能提供更多的咨询,敌人的进攻路线依旧未知。这时马克西姆耳机里传出来那位德国飞行员的声音:“抱歉,我出局了。他们从开阔区攻进来了,是Montagne,背后有人架着枪,我直接被爆头了。” 

        Bandit冷静地说:“了解,我从天井旋转楼梯那边上去吸引Montagne和他背后的人,Smoke你在电梯井里从背后击杀他们。”

        “我没意见,但是刚刚我被小车看见了我叫得像个黄金女郎希望你没听见。”Smoke在语音频道里笑了出来。Montagne的脚步非常沉重,以至于待在点内的马克西姆都能听到,Smoke那里的声响必定更加明显。 

      一阵屏息的寂静后,有人开枪了。

     

       狙击手在狙击镜里看到那群鹿。而神奇的是那群鹿仿佛感知到什么一样,警觉地抬起头。 

       猎人也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感知着四周空气的流动。 

      “他们看见我了吗?”狙击手收起镜来。他俩现在趴在一堆沾着落雪的灌木里,凭借狙击手的经验判断。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不太可能看到他们。猎人伸手拍了拍狙击手立着厚实衣领的后颈:“当然不可能,他们只是闻到了,我们得避开上风口。”他隔着衣物捏了捏狙手,就像捏一只刚捕获的野兔那样。猎人从灌木丛里面退了出去,而狙击手紧随其后。 


      “Scheiß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掉”的德国飞行员对自己的同事进行了无情的嘲笑。“多米尼克冒出来一个头就被Twitch看到了,Montagne甚至没有开盾。” 

       Smoke接住了话头:“我向老天爷的屁股蛋发誓,我怼着那个法国小妞出的局,但背后还有杆抖得不行的枪头——让我瞧瞧,是那个爆破小子。没有我们老爷子在他连爆一爆都做不到就只能缩在法国队长后面。他今天可走运了,捡了一个残血的我。” 

      Thermite,Twitch,Montagne,Ash。马克西姆盘算着,敌方已经出局了两个人,还有一个人的身份尚未知晓。但Smoke是在被Thermite击中出局前残血的。那另外一个人必定在大厅楼梯上。 

       他们已经很近了。

       “不要说话,他们来了。”一直沉默的英国小子突然冒出一句。 

 

     在空地的正南方向,他们开始了行动。 

      猎人举着望远镜,观察着那群无知无觉的西伯利亚原麝。“天气不错,狙击手,风向正北,微风,适合射击。观察员Basuda报告完毕。”狙手略带愤怒的“闭嘴”引发了猎人一阵带着胸腔震动的笑。 

      猎人微微起身,半边身子贴在裹得严严实实的狙手身上,靠在狙手耳边,指着雪原上的那群活跃的小东西。他轻轻地说:“看到最左边那只了吗。” 

     狙击手好像对身上的重量毫无感知,他微微地点了点头。“跛脚的那只。”

       “没错。现在听我的。” 

      “慢慢移动,我亲爱的,对准它的胸腔。”

      “Oгонь.” 


      枪声持续不断了近30秒。英国小鬼的声音才重新出现在语音里。 

      “Thermite out。Montagne收盾后我被穿墙击杀。” 

      马克西姆调整了下了耳麦。笑了笑。Montagne就在他面前,坚定的举着盾向点里靠近。愚蠢。马克西姆这样想着。伸缩护盾无疑会遮挡Montangne的视线。所以...... 

     马克西姆的装置被激活了,一瞬间所有代替用的彩色颜料弹从炸裂的容器中迸射出来,在猎物身上的烙下被捕食印记。 

     猎人的陷阱被触动了。 

    

      那群西伯利亚原麝四散奔命。 

      狙击手低声暗骂了一句。他没有打偏,却依旧错失了猎物。 


      Montangne躺在自己的盾上,假装捂着自己的伤口进行止血。演习系统还没有判定他的出局,他还能等待队友的救援。 

      马克西姆就在他的眼前,警觉地观察着Montangn背后的走道。 


      猎人无所谓的耸耸肩,站了起来,顺便拉了一把年轻的狙击手,拍了拍他身前没有化去的雪。“这不是一场失败的狩猎,我们沿着血迹就能追踪到这回的收获。” 


      “你可以上前去补了他。”出局的最早的飞行员这样说道。“大厅的摄像机他们都没打掉,那儿没有人了。” 


      西伯利亚的雪原上,一只猎物倒下了。 


     在狙击手的镜子里面,马克西姆的身影,看得异常清晰。 


     “Got you.”

评论(4)

热度(25)